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藝術大師 > 日本建筑大師:安藤忠雄

日本建筑大師: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簡介:

1941年 生于日本大阪

1962-1969年 自學建筑,并在美國、歐洲和非洲游學

1969年 在大阪建立安藤忠雄建筑家協會

1979年 獲日本建筑院的年度大獎

1986年 獲日本教育部的年度獎

1987年 任耶魯大學訪問教授

1988年 任哥倫比亞大學訪問教授

1989年 獲法國建筑學院頒發的建筑金獎

1990年 任哈沸大學訪問教授

1991年 成為美國建筑家學會榮譽會員

1992年 獲丹麥卡爾斯堡建筑獎

1993年 獲日本藝術學院頒發的獎勵,成為英國皇家建筑學學會的榮譽會員

1994年 獲日本藝術大獎

1995年 獲第七屆世界設計大獎

1997年 任東京大學教授

安藤忠雄獲1995年桂冠獎提名,生活工作在日本大阪的安藤忠雄,在53歲時獲得了第18屆普雷茲克建筑桂冠提名:赫雅基金主席杰·a·普雷茲克在宣布這一事實時,引用評獎團的描述說:“安藤的建筑是空間和形工藝的組合……即適用又富有靈感,……縱觀其建筑生涯根本不能預測其未來。”

安藤是獲得業內最高榮譽獎的第三位日本建筑大師,獎金是10萬美元,正式的頻獎將于5月22日在法國凡爾賽克舉行。普雷茲克宣布評審團結果時說:“安藤意識中的建筑總是一種可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一片風景里的抽象設計。因此其同行們和評論家們將其稱為建筑師的同時,更多地稱他為建筑工就不足為奇了。這也突出了一點,即他非常看重完成他設計的建筑工藝——他要求制作和澆注混凝土結構模具是絕對精確。這樣才能為他的建筑作出平整,整潔完美的構件。”

安藤忠雄是位難得的建筑師,他集藝術和智慧的天賦于一身,他所建的房屋無論大小,都是那么實用,有靈性,他有超強的洞察力,超脫了當今最盛行的運動學派或風格。他的建筑是形式與將要生活那里的人們的綜合統一。

在大多數建筑師位正開始著手于最正統的作品時,安藤已經完成了一件杰出作品的主體部分,尤其是在他本土日本,這也正是他與眾不同的一點。有了光滑如絲的混凝土,安藤創造的空間都是那么富有表現力,而他使用的墻體都是那么富有表現力,而他使用的墻體正是他所稱的建筑最基本的元件。長期以來,盡管他使用的材料和構件都是柱、墻、拱等,但這些元件一經過他不同的組合,又總是充滿了活力與動態感。他的設計概念和材料結合了國際現代主義和日本傳統審美意識,由于他注重并理解建筑工藝技術的重要性,使贏得了建筑師和施工員的美稱。

他成功地完成了強加給自己的使命,即恢復房屋與自然的統一,通過最基本的幾何形式,他用不斷變幻的光圖成功地營造了個人的微觀世界。除了獲得一些抽象的設計概念,他的建筑更多是充分反映一種“安逸之居”的意念。

安藤的建筑是空間和形式在藝術上的驚奇組合,透過他的建筑沒有人可預測這個時刻將會到來,他不愿意受傳統的來縛。創新是他的手段,個人世界觀是他靈感的源泉。將普雷茲克建筑獎授書安藤忠雄,不僅因為他完成了某項作品,更是為了他將來的項目能夠進一步豐富建筑藝術。

安藤所有的項目幾乎都是用水泥作為主要建筑材料的,其實他當過一段時間的木工學徒,掌握了日本傳統木結構手藝。事實上,他最出名的著作之一就是完全的木結構——92年在西班牙參覽的日本亭榭。

安藤的大部份杰作都在日本,尤其集中在生他、養他的故鄉大阪,他至今仍在那里生活,工作。除一些靈性的宗教建筑外,他還設計了許多博物館,商業建筑包括寫字樓、工廠、商場等,但是他的職業生涯是從居民建筑開始的。

安藤的第一項使命就是1977年在家鄉大阪建一套小排房,在日本稱為——屋。并于1979年獲得了日本建筑研究院的一等獎。他還設計了許多著名的單身,多口家庭住宅,也設計過商業居住混合樓及綜合套間樓等。

比爾·萊西——桂冠獎評審團國際組執行主席,援引評審團評論文章說:“安藤已經完成了一件杰出作品的主體部分,他有超強的洞察力完全超脫了當今最盛行的運動學派或風格,他的建筑是形式與將要生活在那里的人們的綜合統一。”

萊西,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位建筑師,現在普切斯的紐約立大學任校長,進一步解釋到:“安藤建筑哲學最關鍵的部分就是創造一種界限,在其中,他可激起一種人反省的空間,他所包裝的空間,人們可以在陽光和陰影,空氣和水中相互交融,而遠離城市的喧囂。

繼1987年kenzotange第一次獲得普雷茲克桂冠獎和1993年fumihiko maki第二次獲該獎之后,安藤是第三位獲得該大獎的日本人,他的入選標志著在20世紀的現代主義者建筑中,該國有著不可磨滅的功績,而在此之前,幾乎是美國和歐洲的主流。

作為一名自學成才的建筑師,安藤沒有任何建筑學學位,甚至沒有得到過任何建筑大師的培訓指導,他的個人發展完全是靠他在量的閱讀和多次到歐洲美國旅行學習其歷史建筑。至今他還保留著旅行中的詳細記錄圖,且仍然堅持這樣做。

安藤最杰出的住宅工程之一就是rokko housing,該上區分兩階段完成,第一期工程有20套,每套都成梯形,但規模大小、布置各不相同,第二期50套,1993年完成,但是所有單元都有統一的外觀和獨特的內部結構。這些住宅群都是使用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從大阪灣俯瞰全景,整個小區就象鑲嵌在60度的斜坡上一樣,恰似一個游泳池和樓頂廣場。安藤也因此獲得了1983年的日本文化設計大獎。

安藤的另一個住宅工程是大阪的ishihara三層樓,該建筑也是采用混凝土墻結構,中心有一個大堂,四周是玻璃塊模。還有一幢三層樓是horiuchi,該建筑有一塊獨立式的玻璃墻,擋在房屋和街道之間。

按照其慣有的教堂意念,安藤佳作不斷,但他也在不斷變化他的結構方式,新結構建筑包括光明教堂,基督教徒和圣水教堂,令人驚嘆的佛教圣水寺。寺廟的入口是一個穿過蓮花池的樓梯間,兒童游樂宮和墓林館都是安藤運用樓梯和地下室間的典形代表作品。

1993年安藤獲日本藝術學會獎,1992年第二次在丹麥榮獲長爾斯堡建筑獎,1989年獲法國建筑學院金獎,1985年獲阿爾瓦阿爾多金牌,1986年獲日本教育省獎,該獎專用于鼓勵藝術界新秀,此外,安藤還是英國皇家建筑學會、英國建筑師協會和美國藝術文學研究院、研究學會的名譽會員。

1969 年,自學建筑出身的安藤忠雄創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務所。從那時開始,他對每位員工的要求近乎苛刻——未婚的員工都必須在離事務所騎自行車 5 分鐘的路程之內,隨時能進入創造的狀態;員工們都穿著薄底的運動膠鞋,移動的時候快捷而悄無聲息;員工們使用的基本工具都必須是自備的 ……

從手藝學徒出身的建筑大師安藤對自己的工具傾注著深刻的感情,對創造更是抱著虔誠的態度和宗教般的信念。這就是安藤經常提到的建筑的精神,即建筑家應該以振興社會為己任 , 要有責任創造出能撫慰人心靈的空間。這種嚴肅理性的話語卻不如安藤的某句感慨來得讓人易解——那是在他參觀了《粗之石》之后的感慨:“當去除了空間中一切裝飾和外在的物體之后,我們在(修道院)其中只能感受到插入黑暗世界的外界光線和自己踏過石板地的聲音。正是如此,勝過了任何奢侈的建筑上的表現,創造出內涵無窮的空間。我在此處體驗的全部,早已超越了對空間本身的感動,他帶給我的是一個嶄新的發現,啟示了建筑的真諦”。

安藤忠雄設計思想:

從安藤作品的某些細節入手,來考察那種彌漫于材料、思想、靈魂等各個層次的“建筑的真諦”。

不能不提到混凝土。安藤曾經這樣告訴他的學生:盡管混凝土是 20 世紀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材料,但其表現的可能性還沒有被完全開發。也正是在實踐中,安藤發現了混凝土的表面觸感同日本建筑用紙和木建成的傳統建筑的表面觸感很相近。這種相近的觸感促進了安藤在作品中大量而獨具匠心地使用混凝土。用安藤的話來講就是,只有通過用身體的直接觸摸,才能從本質上感知建筑。因此,在安藤忠雄的建筑中,凡是能直接觸及的建筑部位,都盡量使用具有生命感的自然素材,例如木、石、混凝土之類具有表面質感的素材。

安藤追求的是建筑的原型,那是一種可以在人的內心深處留下深刻記憶的空間體驗。所有的材料、構件、元素、組合,都不過是這種體驗的表現。木石如此,光和影如此,山和水亦如此。比如安藤對于水的思考,無論是靜態的水還是動態的水,在安藤的眼里,都是建筑整體中鮮活的一部分。大阪府立狹山池博物館和淡路島夢舞臺,就有著他對水的不同的理解。而對于水的熱愛,卻是因為最初在京都的的 time"s i 作品中,為了把基地周圍的一條河流如何結合到設計中去而觸發的。諸如此類,在不同的建筑中,對于相同的對象,安藤在進行不斷的思考,并且不斷地在創作中體現和檢驗這種思考。

安藤的建筑精神中最關鍵的部分始終離不開人和環境的關系。為了體現 “ 創造一個讓兒童充滿信心和希望的環境是每一個建筑師的責任 ” ,安藤在兵庫縣立兒童館的作品中,便將建筑物和周圍的青山綠水天衣無縫地結合起來。兒童行走游戲于建筑之間,充分享受著自然給他們帶來的愉悅。而 淡路島夢舞臺,則通過建筑師的手,把由于人們開發而遭破壞的自然環境獲得新生。這種立意和實踐,和那些以破壞自然為前提的“開發”相比,高下立判。

人與環境的關系不僅僅指自然環境。文化環境、宗教環境亦在此列。以安藤的得意之作“光的教會”來說,作品中建筑與光極其懸殊的面積對比突出了教會神圣而令人敬畏的一面。耀眼的“光的十字架”是教堂的標志,但并不是設計者的最終指向。而把教父的講壇設置在低于信徒的位置,表達人人平等的建筑思想才是安藤建筑的根本所在。當你看到“光的教會”,你會深深地感受到建筑師的內心世界,那是一片沒有雜念,沒有世俗私欲的凈土。也許正因為此,羅馬教皇頒發了 20 世紀最佳教堂獎的殊榮。

建筑的精神離不開充滿本真的思考和實踐,這是安藤所有的作品和言行留給我們的體會。還是以安藤自己的話來結束這篇文章吧! “ 建筑并不是一個人的作品,而是整個社會環境的一部分。如果建筑作品是美術館之類的,那它的主角并不是建筑師,也不是建筑作品,而是在這個空間中將要展出的展品和前來參觀的民眾。如果建筑作品是住宅之類的,那么它的主角則是居住在其中的人們,它的目的是讓人們能夠很愉快、很安寧地居住在里面。 ”若要以這個要求來看反觀今天中國的建筑界或是其他行業,不禁令人汗顏。 倘若真能如此,生活、創作的本質便不容易背離,浮躁、虛榮、喧囂和爭奪似乎也可遠去。

梁景紅專訪:色彩,你究竟知多少
憶苦禪大師:鐵骨錚錚百煉成

相關推薦

8日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